重庆博思公考,专业从事公务员/事业单位/三支一扶等考试面试培训和辅导,欢迎咨询,QQ:272886716!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政热点 > 正文

时政热点:工伤“先行支付” 不能形同虚设

作者:博思公考发布时间:2020-12-21分类:时政热点浏览:82评论:0


导读:  近日57岁的尘肺病患者职工收到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24.7万元工伤待遇,此时据他被鉴定为尘肺病已2年多,老师能获得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已算幸运。据有关人士介绍,申请到先行支付...

  近日57岁的尘肺病患者职工收到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24.7万元工伤待遇,此时据他被鉴定为尘肺病已2年多,老师能获得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已算幸运。据有关人士介绍,申请到先行支付平均要花4、5年时间。
  
  工商新型支付怎能变慢性支付,工伤先行支付被认为是我国社会保险制度的一大亮点,2011年实施的社会保险法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同一天配套实施的还有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从法律表述不难看出,工伤先行支付是一种保障职工生命健康权的兜底措施,既避免某些职工发生工伤事故后因医疗费用问题而影响及时治疗,也就是说用人单位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错不在职工个人,职工的社会保险合法权益仍受法律保障,这体现出社会保险制度具有人性化的救济功能,对法律规定的先行支付,笔者理解是,各地工伤保险基金要急受伤职工之所急,通过先行支付或叫及时垫付,让受伤职工早日得到有效治疗。然而从实际情况看,本应该早日获得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部分受伤职工需要等待两年,甚至四五年才能拿到工伤待遇,而职工要为此付出繁琐成本。据悉,一些地方制定了较为完善的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政策,符合条件的职工在工伤鉴定后即可向社保机构申请先行支付,但在部分地区申请先行支付程序复杂,需确认劳动关系,工伤认定,劳动仲裁,一审和二审等,其中部分程序对一些受伤职工来说很难,这些也增加了工伤职工维权难度。另外由于现行制度对溯及力范围未明确,造成2011年法律实施之前的受伤职工很难享受先行支付,而工商先行支付之所以会变成慢性支付,甚至拒绝支付,主要原因不外乎两条,一是部分地方缺乏实施细则,对程序要求标准等缺乏规范,二是因追偿难,部分工商经办机构不积极,部分工伤先行支付变成慢性支付,这不是职工希望看到的现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利于维护职工社会保险合法权益,因为职工权益在慢性支付中打了折扣,付出了过多的时间司法等成本,同时也增加了社会综合消耗,因此有必要完善现行政策法律,让工伤先行支付快起来,在政策层面,目前没有出台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实施细则的地方,应该尽快向其他地方看齐,以简化程序统一标准提高效率,避免受伤职工在申请先行支付方面二次受伤。当然,国家层面也不妨在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基础上,针对工伤先行支付出台指导意见,规范地方操作。在法律层面,有人提出,建立工伤保险预支付制度也值得立法者考虑,尤其是立法要打消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追偿难的顾虑。根据社会保险法规定,用人单位不偿还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可以依照本法第63条的规定追偿,但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追偿成本高难度大效果差,这需要立法来破解,理想的情况是,以严格落实社会保险法倒逼所有用人单位缴纳工伤保险费,一旦用人单位依法缴费,自然不存在先行支付的问题,当然也需要有先行支付或预支付对其他情况兜底,这就需要尽快建立高效科学规范的工伤保险提前支付制度。
  
  如何破解工伤先行支付落地难?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正式入法是2011年7月1日起施行的社会保险法的一大亮点,曾被誉为工伤劳动者保护史上的重要里程碑,然而在一些地方和领域,这一条款却遭遇申领慢落地迟的窘境,甚至成为睡美人条款,平均耗时4、5年的慢节奏,不仅使工伤职工提前获得赔偿的权利落空,亮点变成执行难点,更让工伤保险的保障和救济功能大打折扣。我国社会保险法第41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应当由用人单位偿还,用人单位不偿还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可以依照本法第63条的规定追偿,这一条款旨在充分保障工伤职工及时获得赔偿的权利,同时也是要强制用人单位履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责任,倒逼有人单位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分析工商先行制度落地难的成因,既有劳动者知悉率低,职能部门履行不积极等因素,也有申领程序复杂,实施细则缺失和垫付后追偿困难等制度短板。比如调研数据显示,九成工伤劳动者对工伤先行支付制度不知情,部分地区申请先行支付需确认劳动关系,工伤认定,劳动仲裁,一审和二审等多项程序,用人单位不给职工参加工伤保险,出了工伤如果由工伤保险基金垫付,可能危及工伤保险基金的安全运行,破解工伤待遇先行支付持续窘境,需要加大对这一保险救济的宣传力度,消除职能部门对制度落实的疑虑和担忧,更需从完善制度设计的立法层面堵塞漏洞、补齐短板、打通堵点、简化程序、惩戒不法,让工伤待遇先行支付可操作、长牙齿、无障碍,具体工作包括降低劳动者申请先行支付的维权成本,进一步明确用人单位拒不支付的举证责任,明确先行支付规定的触及力范围,制定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实施细则和执行办法等等。为此,尤其应加快建立起行之有效的追偿追责机制,建议未参保企业往往不规范或者没有足够的补偿财力,需要有相对完善的应对举措和追偿办法,同时不排除会有一些用人单位为达到逃避工伤赔偿的法律责任,恶意穷尽工伤赔偿争议所有法律程序以达到拖垮劳动者的目的。对于先行支付后拒不偿还的用人单位和相关责任人,可参照欠薪资入刑的条款严厉处罚,为避免恶意注销和转移财产,可将其法定代表人等管理人员的个人财产纳入这场范围,只有让保险救济畅通便捷,让不法行为付出代价,才可望破解工伤先行支付落地难,把这个维护职工权益的好事办好,实事办实。
  
  工商先行支付制度自2011年实施以来越来越多的工伤职工从中受益,但在部分地区申请先行支付程序仍然很复杂,不仅面临着漫长的维权诉讼,还必须迈过社保机构设置的较高的申请门槛,先行支付实质上并成了慢支付,工伤职工苦不堪言,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对工伤职工的救济应该体现在一个“快”字,在职工被鉴定为工伤后,要降低申请先行支付的维权成本,社保机构及时为工伤职工办理先行支付手续,让他们有钱进行康复治疗和摆脱困境,至于向用人单位追偿等问题,可以由社保机构会同政府有关部门依法处置,不增加工伤职工的任何负担,这样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充分保障,不算工伤职工流血又流泪。


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
时政热点排行
备考资料
最新发布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