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博思公考,专业从事公务员/事业单位/三支一扶等考试面试培训和辅导,欢迎咨询,QQ:272886716!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政热点 > 正文

时政热点:非自愿结扎背后的利益链

作者:博思公考发布时间:2020-12-16分类:时政热点浏览:32评论:0


导读:  近日,胡先生爆料称,今年和妻儿回老家云南省镇雄县罗砍镇过年时遭当地计划生育小组强行做结扎手术。对此,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镇雄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按照规定每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

  近日,胡先生爆料称,今年和妻儿回老家云南省镇雄县罗砍镇过年时遭当地计划生育小组强行做结扎手术。对此,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镇雄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按照规定每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但胡先生曾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就育有三个子女,违反国家计划生育的相关规定,对其进行结扎手术符合规定。大过年的,乡愁没来得及感受,发愁的强制结扎倒叫人印象深刻。全面二孩年代,全面法治时代,强制结扎戏码仍在基层活生生上演,相关单位单靠符合规定的说法恐怕敷衍不过去,上个世纪在广袤的中国农村,为了完成所谓的计生任务,却忽略了公民的人权和身体健康,类似事情在2017年仍嚣张重演。
  
  这种穿越感令人错愕,2015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重新修改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已规定,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删除了原来关于上环结扎和查环查孕的有关规定及相应处罚,翻遍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也并无半点强制结扎的意思,相反,其第32条倒是规定,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及其技术服务机构负责指导公民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对不符合规定怀孕的,应当及时帮助其采取补救措施,法律是好的,规定是善的,执行时却是山大王法则,野蛮执法的时候,良法擅治四个字,大概只是一种梦呓。
  
  云南镇雄疑似强制结扎事件里,值得追问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比如计生小组的疑似流氓作为,因为据当事人反映,在其被扣押的过程中,曾遭对方的多次暴力恐吓,然后被强行按上手术台做了结扎手术。又比如当地警方的疑似帮凶做派,因为当时人称警方告诉胡先生,如果不做结扎手术就要以扰乱办公场所为由进行15天的治安处理。这些敏感而严肃的细节,虽然暂时呈现的是胡先生的一面之词,却在舆论圈激起万千涟漪,亟待相关部门审慎调查,如实回应。
  
  国家卫计委曾表示,坚决反对以任何形式的强制措施,开展计划生育工作,而今强制结扎刷出的不是野蛮计生的存在感,而是知法违法执法违法的粗鄙感,好在云南卫计委已及时关注,假以时日真相不难水落石出,而在各安问责之后,更期待这种严重伤害公民私权的强制结扎闹剧早日终结在地方权力的千亿守法里。
  
  镇雄强制结扎玩的还是寻租的老套路,胡正高这个年过得有点儿糟心,一个普通公民生活没有一点安全感,基层政府说一声扎就上来十几个人,把人捉了起来,也难怪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一辈子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
  
  每个人的身体不应该被随意伤害,即便是有相关的政策规定,或者按照当地政府此前的说法结扎手术符合规定,但在具体的实践中,也要有起码的程序正义,这是现代社会基本的准则,也是一个公民安全感的来源,如果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动刀子,搞结扎,那又与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有什么区别?胡正高目前有四个孩子,但其与前妻生育的三个孩子已于2000年接受了计生罚款,前期也已被结扎,与现任妻子生育的第一个孩子属于合法生子,计生部门又有什么理由强行结账。根据2015年新修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值钱的上环结扎等规定,因过于野蛮以及在执行过程中对人体也会产生伤害已被删除,地方政府为何还动不动采取强制措施,此中罔顾法律与民众身体健康的强制结扎,事实上已经构成了对公民身体的严重侵害。现行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更强调民众的知情权及国家创造条件保障公民知情权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这种从强制演变到遵循同意原则、知情选择原则乃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地方政府本该在执行政策的同时,恪守公民权力的边界,不再以此前粗暴残忍野蛮的办法,动辄结扎打胎,这不仅是法律的要求,也是人性化的必然。此前当政策放开二孩之后,很多论者担心数量庞大的计生干部的去处,通过镇雄这一强制结扎案例或可发现,这样的担心显然是不必要的,只要存在类似的管辖权限,则计生部门自会找到出路,一样活得有滋有味。据新京报报道,胡正高被结扎前确实并非没有转圜疏通的余地,抓他去的人中有两个人告诉他,如果你不愿意结扎,交两万块钱也行,这两万块钱是保证金,交完写个保证书,隔几天如果来做手术,钱就退给我,不来的话钱就不退了,这里的保证金是个什么鬼,交了钱就可以免扎,则这个钱无疑就是政策的租金,而结账云云不过是寻租的借口或理由罢了,可见说来说去镇雄强制结扎事件玩儿的还是涉租寻租的老套路,也就是说,政策也好法律也罢,在这些地方不过是一块橡皮泥,可以随意揉捏,根本的目的还在于利益,只要能诈来钱,他们才不会理会什么计划生育,而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目前,云南省卫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唯愿当地的调查能够由点及面,真正查清楚这个计划生育小组究竟做了多少类似强制结扎,又有多少案例属于交钱消灾,当地又有什么样的办法能够彻底遏制此类的逐利冲动。
  
  且不论胡先生的情况到底属不属于超生,没有具体的调查就没有明确的结论,即使是超生也不能强制任何一个公民结扎,因为早在两年前新修改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已规定,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关键在于强制结扎的同时,还有两万的保证金要挟,这不正是以执法的名义进行权力寻租吗?没有对法治的信仰,不受法制约束的权力,必然受到质疑,相关基层干部亟须反思,不可再因自己的思想落后,给党和政府抹黑,给地方发展带来不良影响。


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
时政热点排行
备考资料
最新发布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