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博思公考,专业从事公务员/事业单位/三支一扶等考试面试培训和辅导,欢迎咨询,QQ:2914902285!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政热点 > 正文

时政热点:“穿山甲”不是那么好吃的!

作者:博思公考发布时间:2020-12-13分类:时政热点浏览:61评论:0


导读:  “广西考察圆满结束,谢谢邀请,了解了不少,各部门领导都很热情,特别李局长黄书记,请我们到他办公室煮穿山甲给我们吃,第一次吃口感味道很好,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野味儿。”14号,文汇...

  “广西考察圆满结束,谢谢邀请,了解了不少,各部门领导都很热情,特别李局长黄书记,请我们到他办公室煮穿山甲给我们吃,第一次吃口感味道很好,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野味儿。”14号,文汇报有报道,这条微博当下火的不行,发微博的人现在有了新名号,叫穿山甲公子,名气直逼当年的炫富女郭美美。因为旁观者来说,围观的兴趣来源自其中丰富的信息量,李局长、黄书记、到他办公室、煮穿山甲,善待客商倒真的是善待,招待之物也让客人留下了难忘的第一次,并且深深地爱上了这野味儿,算是起到了想要的装的效果,问题在于穿山甲不是那么好吃的,尽管是在办公室里悄悄地吃,也已经涉嫌违法,官员请吃穿山甲,因此成了一封被事先张扬的香港寄给纪委的举报信,当地投资促进局说,已经对网上那张微博进行了仔细辨认,确认合影照片中用餐人员没有该局任何领导或工作人员,问题在于穿山甲公子并没有说这个配图就是在官员办公室,请吃穿山甲的场景,辨认的再清楚说服力也有限。
  
  投资促进局又说,没有李姓和黄姓的领导班子成员。这倒算是一条有力的证据,倘若确属实情的话。但是,即便投资促进局没有,保不其其他单位有,因为根据官方报道,活动是由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办,自治区投资促进局承办,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委,住房城乡建设厅,旅游发展委,金融办和南宁市人民政府协办。李局长,黄书记,你们藏在哪儿呀?那一锅看上去像羊蝎子的玩意儿究竟是谁吃的,小孩子从小被教导,我们要保护稀有野生动物,没有什么比微博上晒出的那一锅东西更毁童年了。
  
  没有吃货就没有伤害,人们更愿意相信那只穿山甲铁定不是国产的,因为穿山甲走私进口案一搜一大把,被剥去鳞片的穿山甲如白条鸡一样被卷成一卷装进泡沫箱,飘洋过海来到吃货的餐桌和某些官员的办公室,试图吃掉穿山甲的动物往往会被割成重伤,聪明的人类是个怪种。穿山甲的鳞甲保护不了它,相反,因为磷甲作为药材被写进医书,穿山甲又不能人工养殖,物以稀为贵,值钱害了他,磷甲卖给中药贩子,肉体卖给野味吃货,以及那些需要招待贵客的官员,除非穿山甲公子被证实满嘴跑火车,为炫富胡编乱造,要不然这穿山甲肯定不会是妖精吃的,李局长,黄书记没有理由不出来走两步。穿山甲的鳞甲很硬,某些人的鳞甲更硬,穿山甲应对危险时会蜷作一团,某些人躲猫猫的功夫似乎更胜一筹,那么硬的穿山甲片,那么软的官方回复,好像鲜明的对比难以消除众生的疑窦。
  
  穿山甲公子晒得不是图是举报,几年前,有个叫郭美美的人在网上炫了几回富,结果把一群人带到沟里去,现在又冒出个穿山甲公子在微博上晒吃野味的图片。这回会波及多少人仍是个未知数。国家林业局已经表示,如果情况属实将严格查处,这样的查处,包括穿山甲公子,自然也包括饭桌上的所有人,包括李局长,黄书记,沿着这只穿山甲,一条猎捕珍稀动物的利益链可能浮出水面,更关键的是,如果情况属实,意味着这还是一群官员,还发生在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后,性质就更恶劣了。
  
  穿山甲公子删了微博准备玩失踪了,可这一锅还在沸腾的舆论显然不会那么容易平息下去,其实大家无需过于担心真相的出炉,一件事如果吵出了穿山甲公子的热度基本失去了藏着掖着的余地。广西在介入,国家相关部门也在介入,真相的到来,指日可待,相比较而言,更值得追问的是对真相的渴求,为什么来得这么晚。一条一年半前发的微博,到现在才引起关注,这才是真正值得反思的地方,显然穿山甲公子不止一次的炫耀行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触动监管的网络。现在是个大数据时代,似乎一切皆有可能,可似乎一切都在海底,线索就在那里,怎么抓取却成了大问题。穿山甲公子,在偶然间被人发现。这在一个信息如此发达的社会里,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一方面明星住个酒店都有人日夜盯着,另一方面,一条条真正具有反腐价值的线索,却无人可知,一年多来,穿山甲公子在自己的微博里,默默地编织了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一年多来,不管是在广西还是在他微博里贴出的其他省份,都没有引起警觉。如今的喧嚣跟一年多来的静默,说明社会的反应机制出了问题,人们习惯于从网上寻找真相,通过搜索来寻找线索,他可以解决后面的问题。比如,像今天这样,大家一窝蜂地去寻找真相,但似乎没有办法来解决如何发现的问题,这个相互印证的世界其实一直不缺线索,缺的是发现线索的眼睛,大数据能提供痕迹,但痕迹背后的意义仍然需要时代的记录者和寻找者,这说明对穿山甲公子的查处仅带出一点泥是远远不够的,社会还有更迫切的命题需要解决。我们得反思,不管是记者媒体还是监管部门,我们是不是都得了网络依赖症,就像是发以后,网络上的文章,看似铺天盖地,但真正有价值的调查文章,几乎没有,大家都在等着别人来发现,可是真相不会自动浮出水面,他依然需要费力去寻找,监管的措施再严格他依然需要人去做,这一回,这群处心积虑逃避监管的官员是碰到了猪一样的队友,那下一回呢,这锅吃在办公室里的穿山甲,显然给监管出了道难题。
  
  在舆论一致的口诛笔伐面前,穿山甲公子删掉了微博隐匿了行踪,人们可以对一位年轻人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一笑而过,可是一桌野味来挑战社会公序良俗,践踏法治公信,满足盲目自负,则是可忍孰不可忍,拼命往身上涂抹特权色彩暴露了一个人精神世界的虚弱与空洞,但更需要追问的是特权何来,更需要追究的是,为什么中央强力反腐,正风肃纪后,部分官员仍敢在办公室煮野味,天高皇帝远的侥幸,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监督,共同导演了这场闹剧,这更加证明,虽然反腐败斗争压倒性事态已经形成,但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


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
时政热点排行
备考资料
最新发布
标签云